越南前参谋回忆:中国军队4天攻克谅山,我们想谈判,被拒绝了最先进的无人战斗机

作者: 小孙 2023-12-13 00:04:25
阅读(127)
越自卫反击战,中国军队从3月1日攻打谅山到3月4日攻陷谅山直逼河内。3月5日中国宣布:惩罚目的达到,全员撤军回国。对于中国军队的撤军行动,后来很多专业人士表示,中国教训越南还不够彻底。据前越南人民军武元甲大将参谋阮建同回忆,在中国军队攻陷谅山之后,范主席与武将军的国防部就已经提出停战和谈的打算,但是奈何中国拒绝了越南要求,他们认为,什么时候停止战争,由中国说了算。本文主要以越南前高官阮建同退役后对1979年中越战争的回忆及个人观点,了解那场血雨腥风的两国边境战争。一、越国防部判断失误在阮建同看来,1979年的中越战争,让一直心高气傲的越军彻底领略了中国军队的真正实力。在越南一度占据柬埔寨、老挝国家之后,本以为正在处理国家内部矛盾的中国领导人会没有过多精力关注越南举动,但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从阮建同的回忆记录分析看来,黎笋集团早已经有了扩张野心,想要趁着中国国内特殊时期,达到自己的扩张目的。孰料,越南的行径引起中国警觉,在多次发出严厉警告后,决定向越南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不过,阮建同针对越军的此次战斗失败经历,归咎于越南国防部的判断失误。认为一开始武元甲与国防部都有些失策,猜想中国在内忧外患下不可能主动发起战争。另外,1978年中国在派出两名上将许世友与杨得志负责广西与云南军事事务之后,并未引起武元甲的警觉。在武元甲看来,中国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最终还是会妥协,走上谈判桌。此时的阮建同作为武元甲身旁的参谋官,已经预感到中国很可能在1978年年底或者是1979年初发动战争。然而,武元甲却对自己的判断十分有自信。不相信中国敢不顾苏联的威胁,向越南发起进攻。武元甲认为,自己十分了解中国内部情况,经历了十年动乱之下,中国的经济与军事能力已经羸弱不堪,不可能发动起一场战争,而且挑战的对象还是曾经打败美军、法军的越南。武元甲信誓旦旦的向河内保证,中越边境想要维护和平,只能够接受越南提出的谈判协议。显然,此时一直将部队主力驻扎在柬埔寨的越南,并未撤军回国,这也导致战争爆发之时,越军只能依靠分散的地方独立团与2个主力师部队阻击中国军队进攻。可想而知,越军根本抵挡不住中国军队的猛烈炮火。据阮建同回忆,在战前军事准备上,武元甲并未将全部火力配属部队调集到一线作战,而是采取分散作战方法,以防止中国航空打击。事实上,从始至终,中国军队并未出动空军力量,这也让武元甲的计划无用武之地,反而白白浪费了对抗中国军队的时机。二、中国军队直逼河内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作战彻底打响。中国军队兵分两路,分别在许世友以及杨得志两位将军的指挥下,从广西、云南出发,向老街、大小谅山发起进攻。在越军眼里,中国军队出动4个野战集团军,兵分5路向越南境内进攻。此时,越军预料的空袭并未发动,不过,中国军队的炮火袭击却异常猛烈,整整一个上午,驻扎在老街以北519高地上的391名战斗员就全部牺牲。眼看中国军队的炮火依然不曾停止,其余部队人员只能够躲进“战洞”内实施分散抵抗。在阮建同看来,丛林战、游击战是他们最有效的打击敌人手段,曾经越军就是靠着这一战术,多次将美军打击的叫苦不迭。不过,同样的战术手段对中国军队却没有任何用,因为在曾经抗美援越时,中国军队多次在这里部署,对地形非常了解。阮建同回忆,中国军队的两翼钳型攻势势不可挡,越军被合围已经不可逆转。不难看出,在阮建同眼里,越南虽然从中国手里学了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全部学会,学到手里的,却知之甚少。一场抗法、抗美战役,彻底让越南当局找不到北了。自2月17日凌晨,战斗打响之后,不到三小时的时间,中国军队就突破了越军一线防御,直接向纵深地带延伸,之后,一路攻克老街、高平,歼灭越军王牌师346师主力及其他部队,给了河内一个沉重的打击。西线的南集团进展较为顺利,而北集团却遭到敌人的阻击和顽抗,不过我军将士以压倒一切敌人的气概,一鼓作气一边清剿一边挺进。为了尽快完成清剿与合围计划,我军部队采取夜战歼敌的方法,趁着敌人大意,从不同方向向敌人发起进攻。经过5天的穿插合围,我军部队南边集团已经到达了高平城以南、以东一带。北集团也已经挺进了高平城外以北、以西地区。对高平城形成了合围之势。直到2月25日0时25分,我军反击部队完全控制了高平市区。作为越北重镇被攻陷,这一消息也很快的传到了河内。当时黎笋集团大为震惊,没想到中国军队如此神速就攻占高平,那么,接下来中国军队的目标,自然直指谅山了。这边,中国军队也抓住战机,尽快的选择挥师北上,计划一举摧毁越军主力部队346师,不过,越军的一些残余势力依然隐藏在暗处,他们化整为零,想要寻找时机给予中国军队重创。不过,对于这一形势,中国军队决定撒下一张大网,让越军主动跳进来。2月27日,拉网清缴行动彻底展开。南集团负责歼灭高平、广渊、德天一线的敌人,而北集团军则负责清剿荼灵、朔江、通乌等地区的敌人。至于搜寻敌军346师指挥部任务则交由机动部队。高平之战基本上到3月5日左右就已经宣告胜利结束,越军主力346师妄图化整为零,分散与中国军队负隅顽抗的如意算盘也彻底被打乱。而另一边,东线战场的谅山战役早已经拉开帷幕。中国军队吸取打高平之战的经验教训,决定在东线战场上投入更多的炮兵部队,充分发挥炮兵优势。越南前参谋回忆:中国军队4天攻克谅山,我们想谈判,被拒绝了最先进的无人战斗机3月1日上午9时30分,随着一声炮击的命令传来,中国军队306门大炮齐刷刷的将炮口对准谅山守敌的越军阵地上。万炮轰山的场景令越军一直记忆犹心。连续30分钟的猛烈炮击,谅山敌军四处逃窜,根本不敢与中国军队正面对抗。越军王牌部队第3师指挥部,只能用无线电向河内发出:“中国军队炮火是在太猛了,我们现在无法抵抗……”直到3月4日,谅山彻底被中国军队占领。从2月17日开始,中国军队集结22.5万人兵力投入战斗,20日攻占老街,24日占领同登,27日攻陷高平,3月4日攻占谅山。此时,仅仅16天的时间就直逼河内,显然让越南当局后怕不已。三、“中国拒绝谈判”据阮建同回忆,当时中国军队已经进入越南腹地,距离首都河内不到10公里的距离。而此时,能够与中国军队抗衡的,只有三个并不满员的战斗营。显然这些在中国军队眼中根本不够看的。没了主张的武元甲也不得不向范文同求助,希望对方能够帮助自己拿一个主意。可是,范文同并非武将,根本不懂军事,只能说,河内领导人都已经慌了神。此时再战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范文同与武元甲同时认为,此时提出停战何谈的时机最为恰当。这样可以获得调整部队时间。然而,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直接拒绝了谈判。中方认为,停战何谈必须由中国说了算,此时中国大军兵临城下,最多两天的时间就可以直逼河内,越南已经丧失了谈判的先机。就在河内已经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黎笋集团再次接到消息,中国先头装甲部队的坦克再次向前推进,已经距离河内仅8公里的范围。彼时,对河内来说,能够可用的防御兵力几乎都是民兵了。显然这样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正规部队相比,更不可能抵挡势如破竹的中国军队。然而,就在此时,中国军队停止进攻。中国政府也于3月5日宣布,惩罚目的已经达到,全军撤军回国。在越南当局看来,正是因为河内民众的齐心协力,斗志昂扬,才会吓退了中国军队的进攻,所以不得不“狼狈”撤军回国。虽然河内当局依然死要面子活受罪,但是国际社会看得清楚,中国军队要什么,不要什么,一目了然。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中越作战,也让越南对苏联有了芥蒂,认为,苏联并未按照约定出兵中国内蒙古,所以导致越南失败。在阮建同看来,中国对越发起的这场战争,不仅仅是针对越南自己,还有苏联。结语对于阮建同的看法,提到越南阻击中国军队的战果失败,部分原因在于越南国防部的错误估判。显然武元甲过大的的估计了越军的实力,轻视了中国军队的能力。导致在战争开始,没有全部投入主力部队,可谓一步错步步错,导致中国军队直逼河内。然而,从大局观来看,越南的野心已经让他们不可能短时间内从柬埔寨撤军回国,只能够依靠国内的相关部队全力部署。与其说是越南高看自己的军事力量,还不如说是,越南的野心才导致自身的失败。所谓,骄兵必败,也正是这个道理!